埇桥区社会趣闻
财经资讯

花瑶民俗保护传承之困:技艺难维生 后继盼有人-中新网

发布日期:2020-09-11 03:22   来源:未知   阅读:

  “一件挑花筒裙需要一年、挑三四十万针才能完成,制作时间长,很难靠这个技艺谋生。”沈燕希说,一件好的挑花筒裙售价1.4万元(人民币,下同)左右,客户并不多,当地也没固定销售渠道。

  呜哇山歌是一种“高腔山歌”,被称为“民歌中的绝唱”,多为瑶族、汉族男性在劳作中加油鼓劲时演唱,题材包括劳作、婚嫁等。它对嗓音的要求很高,一些爱山歌的人往往因嗓音不好当不了山歌歌手。

  “以前花瑶姑娘不会挑花都嫁不出去,现在没这个传统了。”沈燕希今年36岁,是当地少有的会挑花的年轻人。她的挑花技艺习自母亲,“我至今还保存着80多年前奶奶送给母亲的挑花筒裙”。

图为8月26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花瑶挑花省级传承人沈燕希在做花瑶挑花筒裙。 中新社记者 王昊昊 摄 【编辑:李骏】 图为8月26日,隆回县虎形山村村民刘电花为游客推介花瑶服饰。 中新社记者 王昊昊 摄 图为围坐的花瑶姑娘。 中新社记者 王昊昊 摄 图为美丽的隆回县虎形山瑶族乡景色。 中新社记者 王昊昊 摄

  今年47岁的虎形山村村民刘电花从小就学会了挑花。“平时很少有买家。一件一万多元的筒裙看似贵,但分摊到每天也只有二三十元。”刘电花一直坚持做挑花,但家庭主要经济来源仍靠种植金银花、药材以及丈夫的工资。“现在年轻女孩都不愿学,我的孩子哄着才愿意学一些。”

  花瑶代表性民俗呜哇山歌的保护传承也面临着和花瑶挑花同样的困境。

  作者 王昊昊

  在湖南邵阳隆回县西北部海拔1300多米的虎形山瑶族乡,聚居着一个有近万人的花瑶部落,因这里的女性都穿色彩艳丽的挑花服饰而被称为“花瑶”。

  沈燕希说,为加强花瑶挑花保护传承力度,隆回县组织挑花各级代表性传承人在中小学校每年定期开展10个课时的挑花知识、技艺推广工作。虽然“也有不少设计学院、职高邀请代表性传承人授课,但这远远不够。”

  左手持布料,右手拿针线,时而行针变长,时而针脚变密……中国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花瑶挑花省级传承人沈燕希手腕转动间,灵动的动物图案逐渐显现在一件花瑶挑花筒裙上。

  中新社湖南邵阳9月5日电 题:花瑶民俗保护传承之困:技艺难维生 后继盼有人

  “非遗保护离不开传承人的支撑,既需要提升普通传承者的待遇,也要通过不断发掘民俗的‘老忠实粉丝’,评定更多代表性传承人,为对非遗传承作出贡献的‘隐者’带来荣誉感和自信。”戴田生表示,他会坚持把山歌唱下去,努力把花瑶文化推向更广天地。(完)

  “目前隆回县会呜哇山歌的也就几十人,我们的组合一开始有20多人,现在只剩一半,主要因为赚不到钱。”戴田生说,他们接到的演出并不多,一次演出每人能赚100元至150元。但往往还需自己开车,山区路远,光油费就是一笔不少的开支。

  作为花瑶代表性民俗之一,过去瑶乡女性几乎都会挑花,但现在当地仅约60%的年轻女性会。民俗传承“断代”是花瑶挑花面临的困境之一。

  “隆回县会唱呜哇山歌的人本来就少,各级代表性传承人只有5个。因为比不上打工赚钱,愿意学的年轻人很少。”戴田生近年来拿了不少山歌奖,但他家的主要经济来源是维修摩托车、种植金银花等。

  今年45岁的虎形山瑶族乡白水洞村村民戴田生,结婚后从岳父那里学会了呜哇山歌,凭借出色的嗓音在当地小有名气。他联合会山歌的人成立了呜哇山歌组合,推广山歌文化。

  花瑶挑花源于汉代,主体图案包括动物、植物、历史人物等上千种,无需描绘设计和模具,全凭挑花女心中的构图和娴熟的技巧。2006年,花瑶挑花被列为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沈燕希是该项目在隆回县唯一的省级代表性传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