埇桥区社会趣闻
军事新闻

小说:她说要休了王爷,王爷温柔软语:乖,你要先嫁才

发布日期:2020-09-17 03:59   来源:未知   阅读:

“王爷。”南曦转头看他,唇角微挑,“我不冷。”

双双倒地那一刻,南曦捧着容毓的脸,眼泪滴在他的脖颈上,男人抬手,轻轻拭去她眼角的泪,却越拭越多:“别哭。”

噗呲!

容毓眸色微暗,沉默地抱着她走进内殿,细不可查地嗯了一声。

南曦微愣,这才想起早上自己刚醒来时跟他说的那句话。

“为什么?”南曦问道,“我除了一张脸还能看,没有其他的优势,你看上了我哪一点?”

真是个不美好的回忆。

容毓把她放在床上,唇角紧抿,“你很好。”

南曦正要说话,一身墨色长袍的男人从殿外走了进来,瞥见南曦赤足站在镜前,眉心微蹙,疾步走上前把她抱了起来。

容毓,我再也不算计你了,我必穷尽我一生来赎罪。

南曦勾了勾唇,她该庆幸许多悲剧尚未发生,新帝登基,羽翼未丰,这一世他再想算计容毓已是做梦。

容毓,容毓,你这样清贵孤傲的人啊,如果没被算计多好?

他堂堂摄政王想要什么样的女子得不到,非得使用强硬手段把她困在王府,最后还因为她而落了个凄惨结局?

只是让南曦一并陪葬,却不知是皇帝的主意,还是顾青书的要求。

那阴险的皇帝怎么可能是你的对手?

十六岁,正是女子一生中最美好的年华。

虽然最终依然免不了一死,可她闭上眼时心里却在说,如果能有来世,如果上天垂怜。

若不是喜欢,前世怎么可能由着她算计?

她崩溃痛哭,撕心裂肺:“容毓,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你啊!”

抬手拭去眼角水渍,她轻轻叹了口气。

“容毓。”她浅笑着,微带叹息意味,“你喜欢我?”

“我们还没有成亲,你还不能写休书。”矜贵俊美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容毓的声音听着也寡淡,“所以若是你想写休书给本王,需得成了亲才可以。”

眼泪落入浴桶,微开的窗外一缕清风拂进,南曦肌肤泛起微凉,瞬间惊醒。

锋利的箭矢钉入肉中的声音传来,鲜血飞溅,温热的触感让南曦睁开了眼,容毓一手抱住她,早已力竭的状态根本无法抵挡漫天天罗地网般飞来的箭矢,他如何厉害,也只是个血肉之躯。

至于顾青书的仕途……还是就此终结了吧,他那样的人就只配做人下人。

南曦眼眶越发热了。

起身跨出浴桶,擦干身体,穿上柔软宽松的寝袍,南曦赤脚走到铜镜前,看着镜中倒映出一张少女清丽精致的容颜。

他反射弧这么长,到了晚上才反应过来休书是夫妻之间才能写?

皇帝陛下为了这一夜精心准备了很久,他甚至比谁都清楚,就算出动御林军也不能让摄政王轻易束手就擒,是以军队弓箭手几乎倾巢而出,只为一举将摄政王置于死地。

但是都不重要了。

“姑娘。”侍女惊慌走进内殿,把南曦的绣鞋拿了出来,“怎么不穿鞋子?万一受了风寒……”